天魔【无意宝宝】

   洛心魂:现万古窟资质最高的弟子。一直莫名其妙的追着叶云跑。    楚飞儿:叶云的师妹,为人有些任性,但是本性善良,喜欢叶云到了崇拜抓狂的地步。擅长土系法术。    李泽,郭元,赵岩:叶云的三位师弟,都十分崇拜他。    长孙傅潜:长孙萌盈即叶云的父亲,当今饶天国丞相的儿子,户部侍郎。    长孙震威:长孙萌盈即叶...

宫奴

   《苏的解说——关于秘色》    挠挠头,再挠挠头……    呵呵,大清早来,苏就看到一位亲给的留言,说是“还是喜欢陆吟”;再就是质疑苏怎么把秘色写得好像很多情……    呵呵,这个问题么,苏仔细地想了好久,想着该如何做一个恰当的解答。    怎么说呢,不如我们先抛开秘色,抛开这个故事,单纯去考量一个女子的情路。虽然,每一...

爷的温柔

   原本这本稿子在三月初就已经开稿,但写到「第五章」三个大字时,却因为要赶系列书,所以停了下来。    所以这本书是好久之前就在写的稿子,可当系列的四本全部写完,我再拿出来准备继续写时,却卡住了。    我竟然没办法接下去?!    后来我硬着头皮,照着当初所想的大纲写下去,还好到后面越写越顺,却没想到稿子寄出去之后竟然被退修,...

特种养成任务

   小姑娘显缓苌约旱奈侍獗焕渎洌阶判∽欤行┒钠厮担骸安恢溃矣植皇切『⒆恿耍旄潘 ?br/>    “那能让叔叔进屋坐坐吗?叔叔等你伯伯回来,然后想和他谈谈一些事情。”叶清扬也不怒,眼睛弯弯地牵上了她的小手。       小丫头的伯伯没有结婚,家里境况也不好,所以并不知道应该怎样打理一个小姑娘。叶潆溪在这样的环境下,一双手整日都是脏...

终身操盘【耽美】

   “叮咚——”电梯的门开了,一个身穿雪白制服的男侍应生立在门前,目光飞快掠过吴非手中的白金卡,笑吟吟地鞠躬:“两位先生,欢迎光临银都。”    走在宽敞的走廊上,厚厚的羊绒地毯吸去了脚步声,四周的仿古壁灯和头顶的水晶琉璃盏投下一片晶莹灿烂的光来,温暖明亮,并不过于霸道。    “我定了包厢,先去喝一杯好了。”吴非走在前面道。    “...

凰权【天下归元】

   确实,此刻,没人可以对他下毒,以翻转这不利于她的局势。    不过……    她浅浅笑起,眉梢眼角盈盈一弯,竟然是俏皮可爱的弧度。    “有没有觉得胸闷?”天生带着水汽的迷蒙眼眸望定他,雾气后看不清她眼底真实神情,“有没有觉得丹田刺痛?有没有觉得逆血上涌,正在倒冲着你的气海?”    他也望定她,脸色渐渐泛了微青。 &n...

总裁的女人

   “既然这样你可让米扬嫁过去好了?我已经有男朋友了。”欢颜一听就不由得气血上涌, 媒 媒,还不是为了让她卖个好价钱!    “米扬才多大?再 了我们米扬怎么可以做续弦?”黄书娟一听立刻像是炸了毛的鸡子一样跳起来指着欢颜鼻子骂道!    “许欢颜,你有什么资格这样 我?让我嫁一个秃顶小老板?你可真黑啊!”许米扬阴阳怪气的指住他鼻子,也跟在黄书娟身后...

重生之学霸

   母亲终于舍得给她买一条保暖裤穿之后,孟时才发现,这所谓的保暖裤,根本就不保暖,只是穿起来很苗条罢了。    一边穿毛裤,孟时的眼泪也跟着掉了下来。    “好了没?还磨蹭啥呢!”母亲等不及了,大声呵斥。    孟时深吸口气,赶紧答道,“好了好了。”    快速穿好了这一身看起来土得掉渣的...

星际之嫁给司令大人

   所谓沦陷区,就是沦陷为变异生物俗称丧兽的食物链地盘。变异生物食腐食肉,那些生化垃圾和死尸是他们赖以生存的食物。如果一个区域内的食物被消耗光了,它们就会对人类的居住区域发起攻击。如此,沦陷区域便越来越多。    而造反武装部队,则是簋星民间自发组织的抵御丧兽的私人部队。都是一帮没什么军事才能的乌合之众,因为极度缺钱,所以军备设施很差。到...

蜜婚

  从酒店到山脚下还有一段不短的路程,大家一起包了车,没睡醒的就趁着这时补觉。曲莘烟也还是困顿,可是视线早已被外头的茫茫雪景给吸引,从蒙了一层白雾的车窗往外看,还能看见绵延起伏的山峦,上头覆盖着一层厚厚的雪,因无人涉足而显得十分干净。   她想,她是喜欢这里的。   在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后,一行人终于抵达了雪山山脚,根据当地司机的说法,从这个位置上去...

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而这份**,不是来自,他对她。    身下,躺着一个娇小而婀娜的身子,在停止运动后,还故意的娇嗔了一下,显得那般的骄傲。    所以。    她是走错房间了。    陆漫漫杵在门口,脸色有些苍白。    但是她没有哭没有闹,从小良好的教育以及这么多年两个人相敬如宾的夫妻...

国师重生在现代

   或许是萧瑶的到来改变了这孩子的命运,小男孩叫长生之后,这面相竟是慢慢变了。    “姐姐,你饿吗”小长生脏脏的小手伸进单薄衣衫的口袋,从里面掏出半个馒头,递给萧瑶“姐姐快吃”    几个人贩子心狠手辣,萧瑶前世是江湖中人,身上有着江湖人有必有的侠义之心,不管是为了原身,还是小长生,她都要杀了这几个人贩子。    ...

奇怪的运动

   看着琳娜冷冷离开,加塞尔抚了抚攸瓷的头:“我从来没想过让这孩子参加战争。”    将攸瓷抱下实验台,牵着他来到营养槽前,似乎随口说:“对了,攸瓷12岁了吧?”    “嗯。”    “5年了呢,真快。”感慨一句,加塞尔蹲下,平视孩子的眼:“攸瓷,我给你找个家人好吗?”    “家人?”    ...

小哥儿在现代

   呃!真的很奇吧大概(对手指)!反正梁瑜自己是这么觉得的。    虽然无论是过去和现在的经历都是一盆盆,一桶桶的狗血!    唉————————————————--!    不过,梁瑜自己的经历也告诉了我们大家,如果你是好人的话,就千万别变成坏人,要不然老天爷就会因为这个世界的好人和坏人基数的改变,而报复你的。    没错就是报复。 ...

怦然心动

   罗施有些站不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ktv报了警,警察来得很快,十五分钟后,整个ktv已经戒严,不许出入,所有的相关人员正在接受盘查。    罗施身上披着一块薄毯,手里捧着热咖啡,精神恍惚地坐在隔壁包间里,等着警察来做笔录。    其实她现在的心情有些复杂。    她罗施在演艺圈里虽...

电影世界大盗

  一只大手一把按住方孝玉,就听得一个略带嘶哑的女声传来道:“孝玉,老实的呆着,不然姨娘可要抽你屁股了!”   “谁,谁敢抽我屁股,哪里冒出来的姨娘”   啪的一声,方孝玉只觉得一股火辣辣的痛意传来,口中禁不住发出一声哀嚎。   “不对,这这声音”   睁开双眼,方孝玉立刻睁大了眼睛,脸上露出见鬼了一般的神色,就见对面的一个水汽缭绕的木桶当中,...

盛世嫡妃【凤轻】

   “我知道了,让夫人操心了。”    “我是这叶家的主母,自然要操心这些事。”叶家主母道,看着神色从容的叶璃轻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叶璃含笑看着叶家主母离去,挑了挑眉没说话。她虽然是叶家嫡女,却不是如今的主母王氏所生。而是叶尚书的原配夫人徐氏所生,徐氏出身书香世家,生了叶璃之后身体一直就不太好。叶尚书偏宠先进门的侧室王氏,就连府中大权也...

末世重生之相信

  祁钰闲乱子不够大似的又丢出一个炸弹,“我昨天和杨伯伯签订了协议,将手上的股份全部卖给了他。那些钱足够让我一生衣食无忧,上不上学已经无所谓。再说我本来也不喜欢上学,就不让自己继续堵心了。”   “钰哥,杨家是不是威胁你了?”苏岑拧起了眉头。   “没有,我只是认清自己没有那份才能。与其让我把那些都败光,不如这样卖了,最起码现在还能值不少钱。”祁钰垂下眼皮遮...

爱来的太快太早

      二师兄 卫士铨: 痞子受,大女主一岁,是卫老人弟弟的孙子。有点小坏爱欺负人,从小便爱与靳韦天斗嘴。幼年时因为好奇常会去偷卫老人的春宫图看,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这样,长大後竟变成神偷,时常去各大门派偷武器和武功秘笈,被各大门派痛恨。 第二卷成长後,则为十六岁,嘴巴上很会说,但其实只敢耍嘴上功夫,并不敢实际去做,私下很害羞,在追求女主上也时常却步,错失良机...

阴柔美男我的夫

   水琴和牛头马面穿过了一条幽暗的小路, 经过彼岸花丛 , 终于看到前面的府邸是刻着三个烫金大字 “ 阎王殿 ”。    跟着牛头马面进了“阎王殿”顺着一条长长的台阶上就见一个比非洲黑人还黑的物种坐在檀木桌上。    水琴在心底各种鄙视 ! 搞得跟审犯人似的 , 做作 !    啪 ! 阎王敲了一下桌子上放着惊堂木问“堂下...

暴君的秘密

   但,一切已经太迟。他同马一起倒了下去,跌入河里。    水灌进铠甲,如同灌了铅一般沉重。    “陛下!”展宴初嘶吼着追了上去,河里晕开一大片触目惊心的红,不知是马的血还是人的血。    河里的那人是一国之君!    展宴初急的头脑一片空白,脱了铠甲,就纵身跳了进去。    ...

黛玉别嫁(全)

   让一个黑道大姐做精灵,她都不知道那阎罗是怎么想的。    挥挥飘逸的仙带衣袂,只坐在竹稍上,还是看着下面的一切。    看似自由,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好似被困在这一片竹林中,再也不能离开。    第一章 黛玉重生    坐在竹子上,轻轻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知道自己生活的朝代是康熙年代,也不错,虽然自己曾经是个极道女王,...

你是我学生又怎样(完结+番外)

   “我刚在办公室看到个大帅哥,也不知道是谁的亲戚!”高荨转头说“真的?不会吧,是哪个老师的朋友吗?”    “ 长什么样子啊?”    “你们这些女生就这么无聊!”    “哈,男生就不无聊”于是好好的英语课在大肚子老师提前回家待产的情况下又再度变成口水战!    “嘘,百合子来了!”    班级又全部安静下来,王莉...

烟花易冷

   她一把扯了头上的珠冠,惊恐地瞪着面前悲戚了目光,却仍旧一句话不说的男子,只觉得一室的鲜红明黄已经燃烧起来了,这熊熊烈焰要将她肌肤给烧裂了,却将她的心越烧越冷!    那人低头又要写字,雪落一把掀开了她,陡然撕心裂肺地吼起来:    “你不会说话——你是个哑巴?天啊,天啊,钟世昌,原来你真的把我卖了!”      作者有话要说...

日光微暖爱倾城(出书版)

   在接了好几个类似的问候后,季湉湉也反应过来了,这些大婶大妈们想给自己做媒!什么叫做年龄也不小了?本小姐今年还未满23。季湉湉想自己一定要快点回S市去,说不定某天某一个大婶就直接拉一人来家里看自己了。在G市哪家儿子到了结婚年龄了,要是还没有对象就直接叫媒人去看哪家有条件合适的闺女,然后再让媒人把自家儿子一户一户的带上门去看,看中某家闺女后,要是这家闺女也恰好对自...

神武剑帝

  原本以王阳的身世,若是没有意外的话,那必定是荣华富贵一生,甚至可能成为掌握无数人生杀大权的人物。   但造化弄人的是,他觉醒的武魂,却偏偏是个废武魂。   在天武大陆上,想要成为一名武者,首先就要觉醒自身的武魂。   只有觉醒了武魂,才能以武魂为媒介,吸收天地间的灵气,炼化成真气。   而废武魂,则是指武魂在觉醒过程中出现意外,觉醒之...

万历十五年

   万历:漫长的怠政时代 欧蒲台    皇帝只是个牌位 黄粹存    书包网 www.ieyue.com   出版说明(1)   1976年的夏天,五十八岁的华裔美籍历史学家黄仁宇先生用英文完成了《1587,无关紧要的一年》,其中文本名《万历十五年》。这一年,是美国建国二百周年。而在黄仁宇的祖国——中国,这一年,“文革”终于结束了。    至...

残音

   女子并未抬头,只是她的琴音却因为男子的到来有了无尽的哀……    他是‘冥魂殿’的主人,是龙族皇室的后裔,有着无人能比的绝世武功与权利。    她是“琴妖”,已灭的云落族公主,仅以一曲琴音就能杀人在顷刻之间。    他是给她新生的主人,是主宰她一生的男人。    她是他一时兴起所救的女人,是他最得力的下属。   ...

占为己有

   白莹莹不想认命,可是她还得吃饭,还得继续生存,不能不妥协。    没有天赋,没有灵气,她的舞蹈就是死的,打动不了人。    是时候死心了……    白莹莹踉跄着站起身,示意酒保把杯子满上。    “苏玲,我不想留有遗憾。”    她已经打算明天开始,投简历到各大公司,文职也好,随便的前台也好,总要有一份工作...

美食掌厨人

   按理说身兼数职,加上早起努力,不懒惰,白小白的店里收益应该不错。    可是实际上,白小白的餐饮店的收入一直挺惨淡的。    在朝天门街前面新盖起了一排繁华的商业街,各色美食店琳琅满目,数之不尽,根本没什么人会费力气来街角找这家偏僻的铺子。    再加上白小白不是专业厨师,都是从小看着父母的手艺,有样学样,学了一些皮毛。 &nb...

你听说了吗

   “给你们介绍一下,小安,这是我上司我哥们我未来的姐夫,江邵江队长!”几乎与江邵差不多身高的左智勾着江邵的颈子,眉飞色舞的为两人做介绍,帅气的脸上与眼底仍旧浸染着微醺醉意。“江邵,这是我的小安,我家小叶子,叶小安小姐!”    叶小安。    没错,就是这个名字。    叶小安稍显腼腆的抿着小嘴,伸出一只细白的手。“江队长,你好。”...

十七妾

   果然,如她所料。    一踏入房间,电话铃如催命符似的不断响起。    罗凌挑眉,懒懒的一笑,白嫩的手指轻点,就听电话那头传来:“你个小贱人,竟敢这么对我们!你等着,你一定会得到报应的!你别想有好日子过!当初你踏进罗家大门时,我就应该让爸爸将你赶出去!”    “罗凌,你够狠。这么多年来你竟然在我们面前演戏。”    ...

奇门遁甲

   媒体纷纷报道了这件奇闻怪事。    气象局两位雷电专家专门考察了这个地方,最初,他们以为这条胡同的地下有金属矿藏。可是,经过勘探,排除了这个推测。直到最后,他们也没有发现什么奥秘,只好不了了之。    后来,一到阴雨天,死胡同就很少有人露头了。就是晴天,大家走到第五个拐弯处,心里也觉得疙疙瘩瘩的。大家都说这个胡同之所以接连劈死两个无辜...

世婚【意千重】

   “姑娘又做噩梦了么?”乳母桂嬷嬷小心翼翼地把手里的青夹瓷油灯放在桌上,把半旧的雨过天青纱帐在银钩上挂好,探头去看帐内的林谨容。    半明半暗中,林谨容的眼睛亮亮的,面上犹自带着些惊慌和茫然,额头上的几缕碎发被冷汗浸透,湿湿地贴在光洁额头上,显得她一张原本就细白的鹅蛋脸更加细白。    桂嬷嬷虽不见她回答,却知道她的确是做了噩梦,不由微...

第一等傻女

   至于男人,林顾苏是单身主义者。照她来说,画H插图的她比谁都了解,男人都是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她一个人类不屑与他们为伍。    还没有开门,林顾苏就听到自己的手机响了。竟然是刚刚那位小编辑。对于自己的衣食父母,林顾苏还是很看重的,于是立刻接通。岂料对方就是一通焦急地大吼:“Eva小姐,不好了,上面又有河蟹的通告下来,你的官网被强制关闭了!”    ...

大龄宫女&席绢

   反正也没别的事可以做,又没时间培养别的兴趣嗜好,日子也就这样凑合了。       他生来就是个备受父母宠爱的独生子,优渥的家境给了他安心生病养病的环境,不至于教他因为金钱上的匮乏,而逼得父母不得不倾家荡产来治疗他先天不足的破败shen体,甚至,不得不将他丢在孤儿院门口自生自灭……       他曾经算过,花在他身上打小到大的医...

征服者的欲望

   “砰砰砰——”    突兀的枪声划破夜空,惊得许暮朝刀锋一顿,也吓得丧尸们惊恐的嚎叫。许暮朝抬头,便见道道火线直射丧尸们的要害。    负了伤的丧尸们四散逃窜,瞬间不见踪影。只余许暮朝一人,怔怔站在原地。    被救了?    她无法置信的惊喜回头,果然看到巷角高墙之上,一根墨黑的枪管,斜斜的缩了回去。    ...

异世邪君【精校版】

  而“邪君”之名,威慑各国黑道!有很多人都知道“邪君”其人,但却没有一人知道,这个“邪君”,这个杀手之王,究竟长得什么摸样,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君邪的性格,正是人如其名,一个字:邪!两个字,很邪!三个字,非常邪!   他从来都是独断独行,从不与任何人联手,更没有半个朋友!而且,他接生意,不仅要看买家,还要挑目标!   他看不顺眼的客户,哪怕出...

眷恋的傀儡情人.续

   【女 主 角】古星辰    【制作网站】热书吧    【制作人员】残雪斗疏梅    【校对人员】残雪斗疏梅    【×××热书吧独家制作×××www.ieyue.com×××】    第一章    美国着名批判现实主义作家欧·亨利,在他所着名的短篇小说中提到,“人生是由啜泣、抽噎和微笑组成的,而抽噎占了其中绝大部分……”...

媚骨之姿,贡茶

   林媚皱眉看着莫双琪,心里却想起自己的娘亲顾可儿。娘亲,当初也是相信爹爹的,后来才会失望致死。    这会儿,周敏敏朝几位小姐笑道:“那边几株花却是不常见的,咱们待会也下去瞧瞧。”    “你们府啊,好多东西都不常见,何止这些花儿?我见什么,都觉得是好的。”一位名叫吴玉依的小姐趁着话头,奉承了周敏敏几句。    在座的小姐出身非富...

荣华一生

   在喜娘和众多侍女的伺候下,孟玉秀终于打扮妥帖。    凤冠霞帔,皇家媳妇的礼服自然不同寻常,不仅精致好看,而且华贵异常。    在孟玉秀穿上,动人心魂的花容月貌透露出一股清华高贵之气。    “大伯母,大姐姐可好了?玉妍今儿可要好好看看新娘子。”    话落,一个橙红衣裳少女笑吟吟的站...

非暴力不合作

   很遗憾,但这也是为安全计。    毕竟我被私下悬赏通缉。    还要过这样半逃亡的生活多久,自己也不知道。    三年?五年?十年总够了吧?一个人失踪10年都可以判定死亡了,任何事情也该过了时效。    或许明天翻开财经报纸看到他结婚的消息,那我立刻自由了,可以继续在这里住下去。    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穿越网王之冰雪繁华

   但此时的莫雪,早已感觉不到疼痛,对脚上的鲜血视而不见,仿佛那双脚,并不是她的。    而此时,不远处的街口,一辆黑色的房车里,一双如鹰般的眼睛,正凝视着莫雪,将一切看在了眼里。    走着走着,突然一辆车子停在了莫雪的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车门缓缓地打开了,一道低沉的男声从车里传了出来:“你叫什么?”    ...

《网游之悠闲打酱油》

   司渝凡转头,眨着眼睛不解的问:“出生点?”    “你这呆子!到底是不是来玩游戏的?你脚下站着的阵点就是这个《第二世界》游戏的新手出生点,麻烦你往旁边挪挪,别碍着其他新手降生。”那不耐烦的男嗓来自一名长相颇为帅气的男生,只是略八的眉毛让他看上去有点愁眉苦脸。    司渝凡听话的挪动脚步,一边感受着脚底清凉厚实的青砖,一边疑惑:“你说这里是游...

驭妖【完结】

   方桐收起了抢,要不是刚刚气极了小小助理的阻拦,他也不会如此失去冷静,大哥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他没有时间耽搁。    “你不要浪费时间,只要你医治好了我们大哥,自然你以后的生活有夺魄罩着,没有人敢动你!”方桐冷声说明利害关系,“好心”的让叶羽翔选择,“不然,得罪夺魄的后果你是知道的。”    夺魄,世界一流的杀手组织,从来就没有失手的记录。无...

豪门重生之千金归来

   出租车司机的话将方乔惊醒,她看也没看掏出了几张钱扔给司机,冒着瓢泼大雨冲了出去,冲向了那个她生活了多年原本属于她却被人掠夺了的方家。    灯火通明的方家别墅内,宝儿的父亲方安平正在和吴静雅向大家敬酒,感谢大家光临今晚新生儿的满月礼。    方乔的眼中冒出浓浓的火光,她的前夫和她的闺蜜正在喜气洋洋的抱着孩子接受祝福和...

夜空最亮的星

   丁潜默默站起来,决定要好好研究研究侄儿这个从天而降的干妹妹。他从小好奇心就重,对各种稀奇古怪事物都感兴趣,正愁暑假没事可做,不妨就拿这个小怪物开刀。    怀着这样的心思,丁潜走回小餐厅,笑着向丁骥道:“小丁丁,明天我们去游泳,把你这个小妹妹也带上吧,不然咱们出去玩,把她丢家里多闷。”    丁骥哪里知道小叔心里打什么...

《惑水》(征服系列)

   第一章    平安夜。    餐厅充满着浪漫的气氛。    苍翠的圣诞树上挂满色彩缤纷彩带,店内也吊满了亮丽的小彩灯,悠扬的音乐中,情人间亲密地低喃耳语。    姚子溪坐在靠窗的位置。落地窗因为温差的关系凝起一层淡白色的薄薄雾气,隐隐约约看得见外面霓虹闪烁。    桌上咖啡的热气渐渐消散。    ...

君莫思归(gl)

   “哎呀,对不住对不住!可是真的好巧啊,我也住XX苑!我二期,你呢?”简妍帮我弄出被勾住的发丝,一脸兴奋地望我。    “……我也是。”我不知她眼中的兴奋由何而来。经过路口的蛋糕店我向她辞别。“谢谢你捎我一程,我要买点东西,先走了。”    简妍却坚持要与我同行。“我陪你吧,反正顺路。哎,你小姑娘家家的这么瘦,淋感冒了多麻烦啊!”    ...

重生之名门毒秀

   祁澈居高临下看着她,双目中只有鄙夷。    “阮酥,当初你巧言令色,夺去了父皇和皇奶奶的宠爱,而苦苦侍奉的清平,他们却连看都不看一眼,论容貌,清平绝色倾城,论品性,清平淡薄如菊,论出身,清平乃忠烈之后,哪点比不上你这个生而无色的不祥之人?可父皇却爱你谄媚能言,家世显赫,非要逼我求娶你,若不是默寒牺牲自己替我挡下这门亲事,你是不是还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