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嚣张妃

   “子渊,忘了我吧。”纤纤十指,几欲扣进这石柱子里,我仍然咬牙说出来这退婚的话。    他向前一步大跨步走过来,再不顾男女有别之嫌,伸手附上我的额头,语调轻快的说:“阿梨,你便是发烧了罢?怎地说出这种胡话来?三个月前,我随我爹出征之时,你可是答应了我此番回来,求得功勋,便可昭告天下,向你父亲提亲的。”    我鼻子一酸,眼...

电影时空旅行者

   “擦,这么任性。我问的是,你具体有什么功能,是不是跟小说里一样,送钱送妹送装备?”李昊意淫着。    “请主人集中精神,默想回到系统空间。主人的疑问可以在系统空间中解答。”    李昊闻言,默想“回到系统空间”。一下子,李昊便从卧室中消失了,出现在一片神秘空间中,四周灰蒙蒙的,分不出方向,只能看得出脚下的灰色色彩比四周重一些,能分出是脚踩陆...

凤临天下:王妃13岁

   “日本三口组林堂分家三百一十一个人,没有一个活口。”一红发男子一脸冷酷的走过来,身上染满了他人的血迹。    “头,完工。”肩膀上抗着一美国研制的最新式的冲锋枪,一东方男子在漫天尘土中走了过来,满身肃杀,朝站在黑发男子身旁,双手抱胸,一声也没出的女子禀报道。    黑发张扬的在漫天樱花中飞扬,一身浓重的杀气。    染上夕阳余晖...

魔兽编年史

   杜隆坦陷入了思索中,战歌氏族的酋长格罗姆•地狱咆哮和自己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但是不知道这一次大萨满召集各部落的酋长商量什么事情,先不管那么多,大萨满是值得信赖的伟大人物,去就好了。    杜隆坦招呼着部族兄弟运送食物回去,而自己却独自骑着坐骑朝着战歌氏族的领地奔去。    黄昏时分,杜隆坦远远看见战歌氏族的巨大篝火在营地里熊熊燃...

婚天暗地

   案情线、感情线,明线、暗线,千头万绪中,作者细心地用条条线索编织成一条流畅华美的锦带。环环相扣,线线相牵,竟让我沉浸其中无法自拔,而一口气看到结尾后再抬头,早已是夜阑更深。    但是掩卷熄灯后,却更是辗转难眠,整个小说宛如一副芸芸众生的浮世绘,也许每个人都可以在其中某个或者几个人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从而审视自己的情感、态度、伪装……书中的案子已经...

无奸不妃

   我使劲地摇了摇脑袋,为什么,为什么要分开?为什么要说那么伤人心的话?    “我早就让你不要看那些荼毒你的漫画了,可是你就是不听,如果你只是看看也就罢了,可是你看看你自己最近都变成什么样子了。我受不了你最近越来越稀奇古怪的想法了,你总是想把我变成那些无知的小男生那样,我们已经都不小了,你就不能成熟点吗?下个月我就要去医科大报到了,到时候我们就彼此...

帝国之全面战争

  “嗨,你好小兄弟,这是哪里?我迷路了。”虽然洪天成对自己嘴里突然吐出一门外语感到很是疑惑,甚至将其联想为自己被满天神佛捉弄后给出的‘补偿’,咸鱼的扩散性思维情不自禁的开始向后蔓延,美滋滋的开始构建起自己今后依靠外语这门有前途的技术,成为一个翻译官的故事……   嗯,据说翻译官都很赚钱,这样一来,距离自己找个女神老婆幸福快乐造人的咸鱼目标就更进一步了!   ...

九阙天荒

   3    剪雨流霜,是耘国北面的一座孤岛。岛上荒芜,景致却美不胜收。连绵的山峦,如刀削斧砍一般,高耸林立;江流似缎带,有碧绿也有湛蓝,还有明亮的白色,或浅浅的绛紫;绿的树,红的花,时而错杂交缠,时而各成一片,洋洋洒洒,相映成趣。    天尽头,霞光弥漫。    若在白天,看到的就是大块大块的浓郁颜色,有朱红、赤金、靛蓝、姜黄...

宿月错

  抱头瑟抖,忘了躲雨,直到视线中出现一双白色的靴子,抬头间,便望进了一双深邃的眼瞳中。   “姑娘,再这样淋雨下去,可是会染上风寒的。”他的声音那般好听,就好像有魔力一般,让她心中的   害怕刹那间消散无踪,只留下扑通扑通越发急促的心跳声扰乱着心绪。   心头的悸动告诉她,她对这个少年一见钟情了,所以后来在得知他是皇族之中最不受宠,身份最为低 &nb...

最无厘头穿越_驱魔王妃【已完结】

  猪流感……   伊轻尘只觉头有些疼了起来,她真不想管闲事,她现在只想钻进被窝好好睡一大觉,但老天似乎不想让她太清闲,居然让她上了一辆冤灵车,用脚趾头也能想到这冤灵想干什么,他是想让这一车的人陪葬啊!    如果今天不是她也凑巧上了这车,明天她大概又要从报纸上的头条看到一起惨烈的车祸了!    唉!毕竟有这么多无辜的人,不救怕是说不过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