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time() expects exactly 0 parameters, 1 given in /data/web/ieyue.com/wp-content/themes/Ality/inc/hack.php on line 27

今日推荐

 豪门追妻令:宝贝别逃 驭妖【完结】 重生之萧颜欢 女婿难当 农家多闲事 元帅总是心好累 穿越之家有小夫郎 天生相士在末世 皇裔巨星 娇不可攀 兽人之娘c的幸福生活 烟花易冷 当你老了 佞宠 万历十五年 明庶风至 今夜哪里有鬼 幼幼学园 夜曲 神级旅行社

网妻

   “带隐形眼镜了?我说嘛。”她边说就拿过我手中的行李包,正好我手也没劲儿了。    “这边好热啊。”在车站待了不过两分钟就已经汗流浃背。    “热才好,你不是来学游泳的吗?我可告诉你啊,要做好心理准备。”    “什么啊?”做好心理准备上刀山,下火海?    “姐姐你以为是在网吧里泡着哪,你这一身细皮白肉,下了池子可就毁了...

和美女荒岛求生的日子

   我一时间竟然愣住了!就差流鼻血了,过了好一会才想起要让她进座位。    “不好意思。”我红着脸,连忙站起来礼让。    “谢谢!”御姐淡淡一笑,似乎对这种情况习以为常。她优雅的坐到座位上后就慢慢开始闭目养神,如流水潺潺,清静而不张狂,有波澜而不浮躁。    我也没有开口搭讪,毕竟我不是那种情场高手那么油嘴...

啼血凤凰:重生王妃爱玩火

   “嗯!”身后被称为洪大哥手指一挥,便有四个魁梧的汉子挡住了她的去路。    “嘿嘿……,洪大哥,您这,这太客气了,一下四个壮汉,我怕我应付不来啊……”    “赖金花,别跟我扯皮。今日,我洪五可是专门为你而来。”洪五踱到她的面前,“看你是赌场的老顾客了,我才一而再、再而三地宽限你,只是,你好像把我的客气当做了福气?”    “咳咳,呵呵...

潇洒小道士

  婴儿在哭,他的家人却渐渐的充斥在一股担忧之中。因为他们发现婴儿的肚子和后背上,居然有一条条的黑色的仿佛经络一样的黑气。   诡异的是这些黑气犹如血液一般,仿佛在婴儿身上流动。   过了好一会儿,似乎小家伙也哭累了,嘟着小嘴,似乎自己哭了半天了,还是觉得有些不满的样子,随即便睡了过去。   而随着它的哭声消失,房子外不远处的黑暗中,周围的鬼魂尸...

高危职业

  “步枪?你要那些玩意干嘛?难道你飞机玩够了?想要到地面上溜达两圈?悍马虽然看起来挺好的,但是安全性能和我们的超级64比起来,差远了。”   “没有,我只是好久没有摸过步枪了,步枪是我的吉祥物,所以我想带着,步枪会保佑我们可以顺利完成任务!”   杜伦打量了一眼余洋:“这个吉祥物还真的奇怪,以前为什么没有见你带过?就在前面军需处就可以领到,算了,你顺便也替我...

傲娇学霸,温柔点

  “好吧你并没有问我的名字,也没有兴趣知道,可是出于礼貌,至少应该做个自我介绍。”   这次轮到安然语塞:“好吧我不管你是‘顾乘’也好,‘顾除’也罢。以后尽量离我远一点。”安然看着对方不解的脸,“为了你自己好,和我扯上关系的人都没有好下场。”说着头也不回的上了楼。   《二》   安然从前本不是个冷漠的人,母亲虽然偶尔会神志不清,但因为一直有药物控制,勉...

迷踪之国

   神秘的占婆王朝、凶险的缅甸野人山、惊奇的黄金城寻宝任务……    幽灵公路重见天日,无人飞机山谷盘旋,食人水蛭困杀队员……充满不见天日的原始丛林和千年不散的地底云雾的野人山,它的神秘、传奇,让人闻之色变,但它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让冒险家们不惜生命危险也要一探究竟?    缅北热带原始森林中,隐藏了多少不为人知、令人害怕又想了解的神奇生...

昏君【重生】

   菩萨性子?一味伤心流泪?    阮公公心底冷笑一声,看着外头的鹅毛大雪,想着太子殿下的身子,终是没忍住,讽刺了几句:“那倒是奇了,说来,之前皇后娘娘只是小病的时候,沈妃娘娘以一己之力将这合宫的事情都管理的稳稳妥妥,赏罚得当,可是连皇上都赞过的,怎么今日只是区区照顾病中的皇后的事情,沈妃娘娘今日竟是都要依赖太子殿下一个孩子了么?”    ...

快穿之男配快到我怀里来

   可是为神马我的系统是一只不明物种。    巴掌大小的身子,一对可爱的小翅膀,一条毛茸茸的尾巴,浑身都是白色,毛皮摸起来像是丝绸。    总之用一句话来总结就是,不愧是萌宝,你咋怎么萌!    可惜的就是,这孩子不知道自己是啥品种。不像猫,猫的尾巴没它的大。像狐狸?不像,狐狸没它那么蠢。整个就一小怪物,...

重生之金牌庶女

  翌日清晨,伤心的躲在被窝里哭了一夜的齐念好不容易在黎明时分昏昏沉沉的睡去,却在刚合上眼的时候就被齐姑猛然掀开被子拖下了床。   她惊惧的在齐姑的呼喝咒骂声中勉力穿好了衣物,还未来得及洗漱就被逼迫着打发去了前院洒扫收拾。   管家打着哈欠令两名小厮打开了齐府大门,在门前不过百余米的厚厚积雪中,秦姑面朝下匍匐在雪地里,花白的头发与落下的雪花不分彼此,早...

Warning: time() expects exactly 0 parameters, 1 given in /data/web/ieyue.com/wp-content/themes/Ality/inc/hack.php on line 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