驱魔人Ⅱ

  擦擦擦的声音一直追随着他的脚步,因为寂静,所以显得格外刺耳,前后左右全是一团团模糊的黑影,一时也分不清是树影、花影、人影还是有别的什么。   长发男生一边快步走着,一边四处观望,虽然没有遇到传说中的问路人,却感觉似乎走不出去一样,又感觉周围有无数只眼睛盯着他。   蓦地,他停住了脚步,发现前方大片的阴影中,有一个红点一闪一闪的亮着,好像是一只充血发...

无限凶险

  红樊子看了看她,道:“大概是百分之十吧。”   百分之十?大一点的生存机会就是百分之十?李子飞心中一凉,他一直觉得这个红樊子一直用一种很奇怪的眼光看自己这些人,现在才明白她是在看一群将死的人。   “喂,这里是什么地方?”这个时候,地上的人已经全部爬了起来,其中一个穿着洞洞装,戴着银耳环一副叛逆模样的少年喊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把我抓来这里?别跟我说...

诡案组

  二   月满高悬,皎洁的月光为宁静的医大校园铺上一层忧郁的银薄。校园外,三名浑身酒气的夜归学子正准备翻越围墙回宿舍就寐。其中一人看着天上的明月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哆嗦了一下:“今晚是阴历十五吗?”   “好像是吧,月亮这么圆。怎么了,小于,诗兴大发想淫一手好湿是吧,要不要跟四眼比一比谁更能淫?”正在翻墙的胖子回头开玩笑说。   四眼扶了扶眼镜,抬...

异闻录——每晚一个离奇故事

  秀已经过了生气的年纪了。其实她早觉得自己突然变瘦又变胖可能是丈夫捣鬼,不过听见这种奇妙的方字到也觉得好奇。‘算了,都过去了,我不怪你,不过你不能耽误月儿啊,我可要让她嫁一个好人家!你赶紧告诉我啊!’   民望着着急的妻子,欲言有止。终于他举起自己的食指,对秀说:‘是指头。’   ‘指头?什么意思?’秀奇怪的问。民告诉秀,相传在几百年前,祖先在饥荒的时候好...

无限鬼神众

  “见鬼了!”   所有人陆都续醒来,发现突然出现在陌生的环境,都一脸迷茫并警惕的看着周围。那俊秀男和肌肉男也停止了争执,一脸迷惑的看着周围,看来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场面突然有点诡异的安静下来。   或许是天性,男的都彼此警惕的注视着,而4个女人缺不由得聚在一起,稍微仔细一看才发现4个女子居然都个个绝色,非常的美丽。那个...

玄幻笔记

  “救命啊——救,命——救命——”求救的声音越来越近,她终于找到了那声音的源头,扶着一旁的墙壁,喘着粗气往里望去,那一眼却让她看到了毛骨悚然的一幕!那——是什么?   在栋高楼大厦之间的一条幽暗深长的巷子里,昏暗的路灯吃力地照进去,隐约地现出,那只有在科幻片里才会出现的怪物,头上长角,背后布满尖刺,下面还拖着一条长长地尾巴,正侧对着她,用两只巨大的爪子把一个惊恐发狂的...

圣魔之血

  “前伦迪尼主教亚历山大。史考特——奉圣父、圣子、圣灵之名,以七件杀人及血液抢夺罪嫌逮捕你。”   “你、你是什么人!?”   “噢,恕我忘了介绍。我是从罗马来的……”   详细到近乎愚蠢的回答,正是他的失策——下个瞬间,圣刀便以远远超乎人类极限的速度扔了过来,直直插在他的胸口上。   “?!不管你是什么人,都别想打断圣餐的进行!”   牙齿闪...

人间正道之大宋提刑

  “啊?”庞小美有点痴傻得应了一声,忽然间感觉自己的气势已经跌到了谷底,这种大起大落让她有些灵魂出窍,甚至有直接穿越的危险,“检查?”   “是的。”庞小美古怪的反应让宋君更加警惕起来。   华夏文化,有容乃大。炎黄子民欢迎仰慕中华文化的来客,但也警惕混杂其间的不轨之徒。   这次文物展览特地调来了中**刀大队的军人来充当保安。军刀是一个传奇的部队,只...

妖天下

  岁月的烟尘飘拂着,指向着一个个不确定的方向,丝毫不理会远去的前尘无踪无影,更不理会一个流落的少年命运如何。   也许,这只是时间的一场游戏而已。   灰白的云缕在雾茫茫的空中流泻着沉郁与悲凉,雷克缓缓睁开眼睛,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眼前的情景令他大吃一惊——   一条青石板铺就的长街通向远方,形式各样的建筑物古典而优雅地沿着长街两边站...

新鬼实习生

  我与父亲回到家里,父亲让我这一天不要去上学,好好在家里养养眼睛,这一天,我也只好这样过了,呆在床上睡觉,为了眼睛,不得不这么做了,也不好多看书。看书多,我怕眼睛会更不舒服。   天再不阴凉,而是变得阴冷,下起了大雨,雨水“滴滴答答”地打击着别人家雨蓬,听起来极像是别人在敲打我家的门。我不管这些,自己给自己做眼部运动,轻轻地搓着揉着。眼睛并不疼痛,只是被揉搓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