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穴-庄秦

  不过我对通缉令并没有太多的兴趣,毕竟江湖生涯已经让我厌倦,而我也不差那几个悬红的赏金。而这张通缉令,三个月来,这里的报纸天天都在登载,我早就看腻了,我甚至连通缉的这个人叫什么名字都已经忘得干干净净。   所以,我将报纸又翻了一页。   下一页,是一张整版的彩色广告。画面上,有一个蒙着黑色面纱的女子,她只露出了一双水汪汪的湛蓝眼睛,还有一头如瀑布般的...

无限内存

  听中年上校叹了口气,说道:“不是我不想救他,是救不得。你忘了前几次因为要救这些“失败者”,几个技术人员连同几名战士被那里面的手臂拉扯着一同到了“那里面”了么?我们损失不起啊。”   那名技术人员听罢不再说什么,只是盯着钢化玻璃罩,喃喃自语道:“他们真的是“失败者”么?可他们曾经都是精英。是各军区最优秀的战士。可是,当他们从“那里”出来时,无不都带着恐惧;绝望的面孔,...

搜灵笔谭

  “可是……”我想多问一些桥屋镇的情况和此行的目的,教授挂断了电话。   此前,我和道西教授在网上能过信,是英文往来,没想到教授的普通话说的比我还标准。   为什么教授要我去桥屋镇呢?难道是博士面试的新形式?   也许吧,硕士毕业后找不到工作,读博士是惟一的出路,道西教授让去桥屋镇我去就是。   大学图书馆二十四小时开放,我跑到图书馆,用图...

吸血鬼侦探夜行录

  刃身反映着闪烁不定的烛光,冰冷的金属贴近女人发热的肌肤。   窗户再透入一道闪光,紧接着是阵阵雷声。   男人深吸一口气,刀子迅速划向女人胸膛上,鲜红的血液自伤口处涌出,女人的身子一阵抖动,但神色仍旧不变,双目仍是散乱茫然。刀子灵巧的划割,在女人的胸前画出一个由两个同心圆包围,呈上下掉转的五芒星图案。   这是一个以肉色肌肤作画布,以鲜血为颜...

捉鬼实习生

  可是石子路上没有任何东西。   两个保安惊恐地睁大了眼,却什么都看不见。   只有那个声音在黑夜中,是那么刺耳。   “鬼……鬼……”保安甲从打着架的牙缝中吐出这么几个字。这个时候他的同伴倒是比他反应要快得多,已经转身向着值班室跑去,保安甲略一发愣,就跌跌撞撞地跟了上去。   两名保安的身影完全消失之后,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响了起来,“老马啊,...

燕垒生中短篇作品集

  老计和我每天都喝两盅后再象古代炼金的巫师一样想一些匪夷所思的药物。只是,每天的几十次实验都以失败告终,杀死食尸鬼的唯一方法是火焚。而烧死患者防止传染,我们一直这么做,似乎用不着我们花那么大精力去发明。麻烦的是,虽然古文辉在低温下食尸鬼的发育很迟缓,但我们采到的标本中食尸鬼一天比一天大。他可能马上会孵化了。   一旦他孵化了,那么只能毁灭。我们贴出过征求志愿...

尸人

  他旁边一个谋臣穿着的僵尸双手向前伸得笔直,身子忽地倾斜过去,在他耳边道:“王爷,我记得上次有臣民不见了的时候,您也生了这窝囊气。”   尸王黑糊糊的眼睛瞪得老大,大声道:“计军师,到底是本王说了算还是你说了算——”   “自己说错了也怪人。”计军师心下嘀咕着,却也只能左右急摆伸直的双手,“王爷说了算,王爷说了算。”   尸王再度大叫:“那在本王发表惊天...

索魂发

  而兰月只是简单的涂了点唇彩,让有些泛白的嘴唇溢出水水的淡粉色。然后在谢丽娜和众姐妹的“威胁”下把一直束着的长发放下来。   兰月唯一值得称道的就是这头长发了,这可是经过全室姐妹公认的,连谢丽娜都羡慕不已。不管现在市面上流行的是什么烫什么染什么焗,兰月从来都不在自己头发上下工夫,即便这样,头发依旧顺滑柔亮,还泛出自然的咖啡色,在阳光下看起来就像是一匹上好的绸缎...

十三咒

  张杨说的是百福所在的销售部里,那位酒店出名美丽,也出名严厉的女经理——纪颜。她的精通能干可是全酒店都出名的,当然,她的苛刻更加出名。   “没有啊,她这几天正忙着筹备太子爷驾到的庆祝会,哪里有时间管我啊。”   “太子爷?就是凌世集团那个二世祖啊?”   “什么二世祖,听说太子爷是哈佛经济专业与心理专业的双料博士呢,而且人又很帅。钻石王老五啊!”这些...

金田一猫咪之事件簿

  此时,一只无力而略显苍白的手硬是从人群中伸了出来,不停的在那里招啊招,若静神凝听的话,还能查觉到耳边那状略呻吟的声音:“请…请…请…让…让…让……”   正当那好奇的人们左右观望着想查知声音来自何方时,又有一个声音在大家的耳边响起,只是相较与之前那犹如垂死之人的最终遗言来说,这次的声音显得中气十足,或者说是足得过了头,使得闻者都忍不住想要捂起耳朵,“司少玮!!你还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