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time() expects exactly 0 parameters, 1 given in /data/web/ieyue.com/wp-content/themes/Ality/inc/hack.php on line 5

你是我学生又怎样(完结+番外)

   “我刚在办公室看到个大帅哥,也不知道是谁的亲戚!”高荨转头说“真的?不会吧,是哪个老师的朋友吗?”    “ 长什么样子啊?”    “你们这些女生就这么无聊!”    “哈,男生就不无聊”于是好好的英语课在大肚子老师提前回家待产的情况下又再度变成口水战!    “嘘,百合子来了!”    班级又全部安静下来,王莉...

烟花易冷

   她一把扯了头上的珠冠,惊恐地瞪着面前悲戚了目光,却仍旧一句话不说的男子,只觉得一室的鲜红明黄已经燃烧起来了,这熊熊烈焰要将她肌肤给烧裂了,却将她的心越烧越冷!    那人低头又要写字,雪落一把掀开了她,陡然撕心裂肺地吼起来:    “你不会说话——你是个哑巴?天啊,天啊,钟世昌,原来你真的把我卖了!”      作者有话要说...

日光微暖爱倾城(出书版)

   在接了好几个类似的问候后,季湉湉也反应过来了,这些大婶大妈们想给自己做媒!什么叫做年龄也不小了?本小姐今年还未满23。季湉湉想自己一定要快点回S市去,说不定某天某一个大婶就直接拉一人来家里看自己了。在G市哪家儿子到了结婚年龄了,要是还没有对象就直接叫媒人去看哪家有条件合适的闺女,然后再让媒人把自家儿子一户一户的带上门去看,看中某家闺女后,要是这家闺女也恰好对自...

神武剑帝

  原本以王阳的身世,若是没有意外的话,那必定是荣华富贵一生,甚至可能成为掌握无数人生杀大权的人物。   但造化弄人的是,他觉醒的武魂,却偏偏是个废武魂。   在天武大陆上,想要成为一名武者,首先就要觉醒自身的武魂。   只有觉醒了武魂,才能以武魂为媒介,吸收天地间的灵气,炼化成真气。   而废武魂,则是指武魂在觉醒过程中出现意外,觉醒之...

万历十五年

   万历:漫长的怠政时代 欧蒲台    皇帝只是个牌位 黄粹存    书包网 www.ieyue.com   出版说明(1)   1976年的夏天,五十八岁的华裔美籍历史学家黄仁宇先生用英文完成了《1587,无关紧要的一年》,其中文本名《万历十五年》。这一年,是美国建国二百周年。而在黄仁宇的祖国——中国,这一年,“文革”终于结束了。    至...

残音

   女子并未抬头,只是她的琴音却因为男子的到来有了无尽的哀……    他是‘冥魂殿’的主人,是龙族皇室的后裔,有着无人能比的绝世武功与权利。    她是“琴妖”,已灭的云落族公主,仅以一曲琴音就能杀人在顷刻之间。    他是给她新生的主人,是主宰她一生的男人。    她是他一时兴起所救的女人,是他最得力的下属。   ...

占为己有

   白莹莹不想认命,可是她还得吃饭,还得继续生存,不能不妥协。    没有天赋,没有灵气,她的舞蹈就是死的,打动不了人。    是时候死心了……    白莹莹踉跄着站起身,示意酒保把杯子满上。    “苏玲,我不想留有遗憾。”    她已经打算明天开始,投简历到各大公司,文职也好,随便的前台也好,总要有一份工作...

美食掌厨人

   按理说身兼数职,加上早起努力,不懒惰,白小白的店里收益应该不错。    可是实际上,白小白的餐饮店的收入一直挺惨淡的。    在朝天门街前面新盖起了一排繁华的商业街,各色美食店琳琅满目,数之不尽,根本没什么人会费力气来街角找这家偏僻的铺子。    再加上白小白不是专业厨师,都是从小看着父母的手艺,有样学样,学了一些皮毛。 &nb...

你听说了吗

   “给你们介绍一下,小安,这是我上司我哥们我未来的姐夫,江邵江队长!”几乎与江邵差不多身高的左智勾着江邵的颈子,眉飞色舞的为两人做介绍,帅气的脸上与眼底仍旧浸染着微醺醉意。“江邵,这是我的小安,我家小叶子,叶小安小姐!”    叶小安。    没错,就是这个名字。    叶小安稍显腼腆的抿着小嘴,伸出一只细白的手。“江队长,你好。”...

十七妾

   果然,如她所料。    一踏入房间,电话铃如催命符似的不断响起。    罗凌挑眉,懒懒的一笑,白嫩的手指轻点,就听电话那头传来:“你个小贱人,竟敢这么对我们!你等着,你一定会得到报应的!你别想有好日子过!当初你踏进罗家大门时,我就应该让爸爸将你赶出去!”    “罗凌,你够狠。这么多年来你竟然在我们面前演戏。”    ...

奇门遁甲

   媒体纷纷报道了这件奇闻怪事。    气象局两位雷电专家专门考察了这个地方,最初,他们以为这条胡同的地下有金属矿藏。可是,经过勘探,排除了这个推测。直到最后,他们也没有发现什么奥秘,只好不了了之。    后来,一到阴雨天,死胡同就很少有人露头了。就是晴天,大家走到第五个拐弯处,心里也觉得疙疙瘩瘩的。大家都说这个胡同之所以接连劈死两个无辜...

世婚【意千重】

   “姑娘又做噩梦了么?”乳母桂嬷嬷小心翼翼地把手里的青夹瓷油灯放在桌上,把半旧的雨过天青纱帐在银钩上挂好,探头去看帐内的林谨容。    半明半暗中,林谨容的眼睛亮亮的,面上犹自带着些惊慌和茫然,额头上的几缕碎发被冷汗浸透,湿湿地贴在光洁额头上,显得她一张原本就细白的鹅蛋脸更加细白。    桂嬷嬷虽不见她回答,却知道她的确是做了噩梦,不由微...

第一等傻女

   至于男人,林顾苏是单身主义者。照她来说,画H插图的她比谁都了解,男人都是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她一个人类不屑与他们为伍。    还没有开门,林顾苏就听到自己的手机响了。竟然是刚刚那位小编辑。对于自己的衣食父母,林顾苏还是很看重的,于是立刻接通。岂料对方就是一通焦急地大吼:“Eva小姐,不好了,上面又有河蟹的通告下来,你的官网被强制关闭了!”    ...

大龄宫女&席绢

   反正也没别的事可以做,又没时间培养别的兴趣嗜好,日子也就这样凑合了。       他生来就是个备受父母宠爱的独生子,优渥的家境给了他安心生病养病的环境,不至于教他因为金钱上的匮乏,而逼得父母不得不倾家荡产来治疗他先天不足的破败shen体,甚至,不得不将他丢在孤儿院门口自生自灭……       他曾经算过,花在他身上打小到大的医...

征服者的欲望

   “砰砰砰——”    突兀的枪声划破夜空,惊得许暮朝刀锋一顿,也吓得丧尸们惊恐的嚎叫。许暮朝抬头,便见道道火线直射丧尸们的要害。    负了伤的丧尸们四散逃窜,瞬间不见踪影。只余许暮朝一人,怔怔站在原地。    被救了?    她无法置信的惊喜回头,果然看到巷角高墙之上,一根墨黑的枪管,斜斜的缩了回去。    ...

异世邪君【精校版】

  而“邪君”之名,威慑各国黑道!有很多人都知道“邪君”其人,但却没有一人知道,这个“邪君”,这个杀手之王,究竟长得什么摸样,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君邪的性格,正是人如其名,一个字:邪!两个字,很邪!三个字,非常邪!   他从来都是独断独行,从不与任何人联手,更没有半个朋友!而且,他接生意,不仅要看买家,还要挑目标!   他看不顺眼的客户,哪怕出...

眷恋的傀儡情人.续

   【女 主 角】古星辰    【制作网站】热书吧    【制作人员】残雪斗疏梅    【校对人员】残雪斗疏梅    【×××热书吧独家制作×××www.ieyue.com×××】    第一章    美国着名批判现实主义作家欧·亨利,在他所着名的短篇小说中提到,“人生是由啜泣、抽噎和微笑组成的,而抽噎占了其中绝大部分……”...

媚骨之姿,贡茶

   林媚皱眉看着莫双琪,心里却想起自己的娘亲顾可儿。娘亲,当初也是相信爹爹的,后来才会失望致死。    这会儿,周敏敏朝几位小姐笑道:“那边几株花却是不常见的,咱们待会也下去瞧瞧。”    “你们府啊,好多东西都不常见,何止这些花儿?我见什么,都觉得是好的。”一位名叫吴玉依的小姐趁着话头,奉承了周敏敏几句。    在座的小姐出身非富...

荣华一生

   在喜娘和众多侍女的伺候下,孟玉秀终于打扮妥帖。    凤冠霞帔,皇家媳妇的礼服自然不同寻常,不仅精致好看,而且华贵异常。    在孟玉秀穿上,动人心魂的花容月貌透露出一股清华高贵之气。    “大伯母,大姐姐可好了?玉妍今儿可要好好看看新娘子。”    话落,一个橙红衣裳少女笑吟吟的站...

非暴力不合作

   很遗憾,但这也是为安全计。    毕竟我被私下悬赏通缉。    还要过这样半逃亡的生活多久,自己也不知道。    三年?五年?十年总够了吧?一个人失踪10年都可以判定死亡了,任何事情也该过了时效。    或许明天翻开财经报纸看到他结婚的消息,那我立刻自由了,可以继续在这里住下去。    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穿越网王之冰雪繁华

   但此时的莫雪,早已感觉不到疼痛,对脚上的鲜血视而不见,仿佛那双脚,并不是她的。    而此时,不远处的街口,一辆黑色的房车里,一双如鹰般的眼睛,正凝视着莫雪,将一切看在了眼里。    走着走着,突然一辆车子停在了莫雪的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车门缓缓地打开了,一道低沉的男声从车里传了出来:“你叫什么?”    ...

《网游之悠闲打酱油》

   司渝凡转头,眨着眼睛不解的问:“出生点?”    “你这呆子!到底是不是来玩游戏的?你脚下站着的阵点就是这个《第二世界》游戏的新手出生点,麻烦你往旁边挪挪,别碍着其他新手降生。”那不耐烦的男嗓来自一名长相颇为帅气的男生,只是略八的眉毛让他看上去有点愁眉苦脸。    司渝凡听话的挪动脚步,一边感受着脚底清凉厚实的青砖,一边疑惑:“你说这里是游...

驭妖【完结】

   方桐收起了抢,要不是刚刚气极了小小助理的阻拦,他也不会如此失去冷静,大哥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他没有时间耽搁。    “你不要浪费时间,只要你医治好了我们大哥,自然你以后的生活有夺魄罩着,没有人敢动你!”方桐冷声说明利害关系,“好心”的让叶羽翔选择,“不然,得罪夺魄的后果你是知道的。”    夺魄,世界一流的杀手组织,从来就没有失手的记录。无...

豪门重生之千金归来

   出租车司机的话将方乔惊醒,她看也没看掏出了几张钱扔给司机,冒着瓢泼大雨冲了出去,冲向了那个她生活了多年原本属于她却被人掠夺了的方家。    灯火通明的方家别墅内,宝儿的父亲方安平正在和吴静雅向大家敬酒,感谢大家光临今晚新生儿的满月礼。    方乔的眼中冒出浓浓的火光,她的前夫和她的闺蜜正在喜气洋洋的抱着孩子接受祝福和...

夜空最亮的星

   丁潜默默站起来,决定要好好研究研究侄儿这个从天而降的干妹妹。他从小好奇心就重,对各种稀奇古怪事物都感兴趣,正愁暑假没事可做,不妨就拿这个小怪物开刀。    怀着这样的心思,丁潜走回小餐厅,笑着向丁骥道:“小丁丁,明天我们去游泳,把你这个小妹妹也带上吧,不然咱们出去玩,把她丢家里多闷。”    丁骥哪里知道小叔心里打什么...

《惑水》(征服系列)

   第一章    平安夜。    餐厅充满着浪漫的气氛。    苍翠的圣诞树上挂满色彩缤纷彩带,店内也吊满了亮丽的小彩灯,悠扬的音乐中,情人间亲密地低喃耳语。    姚子溪坐在靠窗的位置。落地窗因为温差的关系凝起一层淡白色的薄薄雾气,隐隐约约看得见外面霓虹闪烁。    桌上咖啡的热气渐渐消散。    ...

君莫思归(gl)

   “哎呀,对不住对不住!可是真的好巧啊,我也住XX苑!我二期,你呢?”简妍帮我弄出被勾住的发丝,一脸兴奋地望我。    “……我也是。”我不知她眼中的兴奋由何而来。经过路口的蛋糕店我向她辞别。“谢谢你捎我一程,我要买点东西,先走了。”    简妍却坚持要与我同行。“我陪你吧,反正顺路。哎,你小姑娘家家的这么瘦,淋感冒了多麻烦啊!”    ...

重生之名门毒秀

   祁澈居高临下看着她,双目中只有鄙夷。    “阮酥,当初你巧言令色,夺去了父皇和皇奶奶的宠爱,而苦苦侍奉的清平,他们却连看都不看一眼,论容貌,清平绝色倾城,论品性,清平淡薄如菊,论出身,清平乃忠烈之后,哪点比不上你这个生而无色的不祥之人?可父皇却爱你谄媚能言,家世显赫,非要逼我求娶你,若不是默寒牺牲自己替我挡下这门亲事,你是不是还妄想...

当你老了

   刑墨雷没耐性了,站起来一推牌:“我赶时间。”    陈若看着他的背影离去,习以为常,一边叫人拿扑克一边张罗边上目瞪口呆的两位:“来来来,咱玩儿斗地主,甭理他,快六十岁的人了,一辈子妻管严,男人的脸都让他丢尽了。”   其实佟西言一直挂心这个手术,原本是想亲自上的,可随后一想,自己也是四十几的人了,肿瘤科已经是一脉单传,医院既然成立了移植科,科...

电影世界当警察

  原世界中死于一场车祸,却离奇的穿越了,成为了现在这个世界里同名同姓的“刘建明”。   镜子里的这个人相貌他只依稀记得很像原世界台岛的明星“冠希哥”,记忆里被穿越附体的这个人是一个叫韩琛的新晋“大哥”企图派往警界的卧底之一。   至于其他的,除了还多了一个可以吸收进体内的“手机”以外,他根本就不知道出了什么情况,要不是脑海中还保留着仅有一点的穿越者身份的那一...

流光印记

   即使季鸿跟着外婆,且无父无母,也没有人敢欺负他的。    为讨他外婆欢心,遇上的人,无不对他赞不绝口。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种原因,养成了季鸿人前人后的双面性格。    季鸿在五岁之前,和外婆一起住在舅舅家里,后因为他外婆乖戾的性格和儿媳妇不合,搬出舅舅家,住进了他外婆在县城郊边的大宅子里。    那是一栋三...

第一名门:总裁,试婚吗

   “嗯,就她了。”    ……    第二天上午,蓝清沐起晚了。    不过这也并没有太大关系,高考已经结束,她不需要再早起晨读了。    母亲言惠新“砰砰砰”的敲门,不耐的喊着:“蓝清沐,你高考完就成咱们家公主了不成?考了个第一有什么了不起,赶紧起来吃饭!”    “知道了!”...

问道阴阳

  这锦袍老者正是纪老员外,而骑在红枣马上的少年,则是其最小的五子,唤作‘纪鹏’。   “使不得,我等平头百姓,怎能受纪老爷如此大礼。纪老爷,不知这些人吹吹打打所为何事?难道是纪少爷要娶亲办喜事了?”纪员外话音刚落,一名胡须花白,看起来有几分学问的老者,就一脸惶恐的还礼起来,然后好奇的问道。   “原来是葛老。呵呵,犬子尚幼,还不急于娶妻。不过,本府另有一件...

hp之重新开始

   开始    【你不再更改你的决定了吗,Harry·Potter?】    已经成长为男人的救世主半闭着眼,睫毛在脸上洒下阴影。    死去的人一一在眼前掠过,「大难不死的男孩」在成为大难不死的男人之后终于变成孤独一人。    这个世界,甚至自己本身,在孤独中被侵蚀,直至不再留恋。    【是的,世界(Yes,TheWorld...

绝地求生:吃鸡手册

  可你倒好,自己萌新也就算了,这下还拉了个彻底不会的小白进来,这几把带下来真的是心累啊。   要不是看在都是妹子的份上。。   算了,硬着头皮上吧,今晚一定得吃把鸡才行!   “要不这样吧,我再叫个朋友过来,咱们四个人一起排不就机会大一点嘛?”   另外一个妹子这时候插话道,不过瞬间却是让小伙的心又是忍不住咯噔一下。   不会...不...

末世之宠物为王

  政府和军队很快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些强大的私人组织,比如庇护所公司。   而对于只身在米国读书,开局只有一把刀和一条狗的陈锋来说,无疑于地狱降临。   他带着自己的宠物,一条名为小黄的中华田园犬,在末世中艰难的活了下来。   有很多次,都是小黄救了他的性命。甚至,还在保护他的时候,被行尸咬过一口。   但幸运的是,小黄并没有被神秘病毒...

抗战之泣血残阳

  “是,大少爷,那我先去忙了”何府大管事林木森快步走开。   何复初,现年30岁,1901年出生于江西清江县,1924年进入黄埔军校第一期培训班,1926年参加北伐,同年11月,国民革命军攻陷江西,衣锦还乡的何复初得知被北洋军阀孙传芳灭门后一病不起,全家上下除开母亲带年仅12岁的小弟出门未归外,被北洋军阀孙传芳全部灭门, 1926年12月,与母亲和二弟团聚,遂退出军届,一心回家侍奉母...

债主关系

   某夜邪恶的飘走   作品相关 第七章 债主七月完结    亲亲们最近考试辛苦了,加油吧,希望能考出个粉不错的成绩。债主到下个月也要完结了,哎哎,与君共勉。    好,下面说正题。    完结之后夫妻相向一百问……呃……要不少点……五十问吧,某夜很懒的说。    想要问什么问题的亲们站内消息或者在留言后说明,夜夜会加...

大愛晚成

  不过这抱怨相对前面的排场显得十分微不足道,卓红莉也没放在心里。后来气氛热络,弟子们轮番来敬酒,孟文祥也有些醉意了,指着其中一个对她说:“就这个,做了两年课题组的组长,现在告诉我想去你们所里管膜片钳,你说气人不气人。”   他的语气真是有些发火;手底下好几个小老板,包括刚刚留校的许达,就赔着笑来圆场。   “女孩子嘛,没什么事业心——薛葵,还不快和孟老师喝...

七岁嗜血妃(完结)

   “好,那我替你报仇,杀了我,你就会快乐。”她夺过他手中的剑,毫不犹豫的刺进自己的心口,如果这样才能让他快乐,那她愿意!    这么多年了,她都没有见过他快乐的样子,现在,终于可以见到了吧!    空气中,是甜甜的血腥的气息,那是她的味道……    她依旧笑着,笑容美丽如那满园血色的蔷薇。    他不可思议的伸出手,却...

末世异形主宰

      而订阅一章,只要几分钱,用起点上架作者说过最多的一句话来说,那就是几分钱掉到地上,大家也未必会弯腰去捡。       青衫一个月的更新量,对大家而言,也就是一瓶饮料甚至不到的一包好烟的价格,简单的说,你只要少喝一瓶饮料,就可以换来青衫一个月的辛苦。       希望大家能够正版阅读,让青衫码字的时...

凤禽麒兽

  听说医院可以激光去胎记,楚黛琳暗暗下了决心,一定要找到工作,然后赚足了钱后去整容医院,来个脱胎换骨,以傲人的美女形象重新出现在世人面前!   然后好工作。。。美男。。。帅哥。。。成立家庭。。。生个漂亮的孩子。。。   “咚~”正低着头,边走边窃窃笑做着美梦的她,冷不防撞上了站在前面的一个人。   “哗啦~”手中的简历掉了一地,她也被撞得往后退了两步...

绮罗香

   犹记得,多年前把酒言欢之时,故人的笑颜犹胜桃花俏三分。   楔子    又是晚晴月夜,天边云低雁过,半丘残日映照冻草疏离,这正是霜树红疏的时节。往常这般时候,本也没什么景致可看,偏偏风声里还夹杂了几声老鸹的噪声,声虽不高,须臾间却惊得人心头一震,直是皱眉不已。    碧瓦琉璃的宫墙下,两排枫树的叶子红得似火烧云的日头一般,那树下...

恶女金小满

      看着被淹没在河里的邓水仙,金小满的眼神飘向一处隐蔽的草丛,默然不语。       几日后,金小满路过地里的田沟,望着邓水仙和张铁柱偷情时脱下来的衣服,心中的恼火怎么也压抑不住。义愤难平之下,金小满随手找来一根带着树杈的棍子,叉起邓水仙那大红色的肚兜,径直奔向了张铁柱的家。       “金小满,你这个恶女...”...

龙族1火之晨曦

  叔叔婶婶对于路明非爸妈每次从国外寄回来的钱兴趣更大,而不是路明非这个人。托那笔钱的福,路明非可以上那个私立高中,也是托那笔钱的福,叔叔婶婶能买一辆小排量的宝马车,叔叔有钱去买一些仿得很像的名牌货,婶婶有钱在麻将桌上输,还是托那笔钱的福,他的堂弟路鸣泽在学校里有了“泽太子”的绰号。路鸣泽和他在同一所高中上学,不但成绩比他好,穿衣服也比他精致,而且只要有女孩一起吃饭就...

重生70年代记事

   有了目标希望,知秋也就不再绝望。    她不会也不愿意跟她父母一样在这农村方寸之地刨食吃,她野心不大,只是希望能过上好日子。    知秋娘把小米放在木箱子里,看着坐在一边的知秋,高高的个子,鹅蛋脸上大大的眼睛,高挺秀气的鼻子,细腻的皮肤虽有些发黄,但看起来还是很漂亮,心里也得意起来,这是她生的女儿,她长得虽不咋样,但是知秋却长得很好,...

上海旧梦

   这一天的到来,她可是期待了好长时间,昨天晚上兴奋地连觉都没睡好。没办法,谁让她从小就喜欢这类天文现象呢?    叔叔在天文台工作,她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跑到叔叔工作的地方,蹲在观测镜下看着美丽的星空,看着遥远的星球,顺便幻想一下,在和他们相距几千万公里的地方,也住着和人类相似的物种……    随着太阳一点点的被遮住,林羿萱的嘴巴嚼动的更快...

女官轶事

   转过弯,眼前的道路一片黑暗,宫女看看身后的光亮硬着头皮走了进去。快步穿过一个又一个建筑物。    隐约的,远方似乎传来了什么声音。宫女云暮抬头看了一眼,只看见宫殿的飞檐翘角的大概轮廓。她低头继续走着,那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了。    这时她猛然惊觉,自己走进了一个杂草丛生的一个院子里。看不见四周的景物,云暮抬高手臂让灯光照到更多的...

穿越之绝色兽妃:凤逆天下

   大厅里优雅奢华,连小小的摆设花瓶,都是宋朝的青花瓷。    ∩弦患浔Ρ灰愿呒叟某觯歉隽钊苏ι嗟奶煳氖致蛞欢ネ豕冢杂诨吮痹吕此担蛑本褪欠枇耍?    她才不会花那么多钱,胍幕埃苯忧拦淳秃昧恕?br/>    “各位贵客,今天的压轴宝贝,是来自古老东方的神秘古玉,名为‘万兽无疆’。”    美艳的首席拍卖师捧着一只精美的翡翠...

密恋中校

   南法市的夏天是持续性的高温闷热,这座城市以政治为重心,一年四季都呈现着古都的厚重历史感。       温绵将办公桌收拾干净,轻叹了口气,然后她拨出一通电话。“周茹?晚上有没有饭局?下班我请吃饭。”    电话那端的女子声线妖娆,“怎么想着今天请客了?”    温绵无奈,右手食指绕着电话线,“嗯……刚被老总开除了。”  &nbs...

Warning: time() expects exactly 0 parameters, 1 given in /data/web/ieyue.com/wp-content/themes/Ality/inc/hack.php on line 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