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time() expects exactly 0 parameters, 1 given in /data/web/ieyue.com/wp-content/themes/Ality/inc/hack.php on line 5

穿越之家有小夫郎

  黎耀楠冷笑,若不是怕挨板子,敢情自己这会儿还找不着人伺候,淡淡看她一眼:“我饿了,摆饭罢!”   “都这个时辰了。”落霞明显有些不乐意。   黎耀楠心里很窝火,原本穿越了就不好受,莫名其妙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不说,就连一个小丫鬟也敢跟他摆脸色:“让你去就去。”   落霞吓了一跳,很显然黎耀楠此前从未如此疾言厉色,心中虽然不满,倒也不敢真的乱来,哼哼唧...

今夜哪里有鬼

   再看看遇鬼的场景——    “你……你不要吓我。”CK跟着精神紧张左瞄右瞄,厨房是暗的、书房也是暗的,她现在看哪边都觉得会突然冒出些什么,再待久一点,搞不好照明灯会忽明、忽灭起来。    当然,上天是不会这样残忍的,灯没有忽明忽灭、闪闪烁烁地吓唬他们,只不过是灯丝烧坏似的渐渐变暗,而且不是一盏,房子里的灯全都渐渐暗了下来,一片漆黑。  &nbs...

蟒缘(耽美)

   「你那两个弟弟若有你一半勤奋便好啦。」    沐琛一边拈块点心给孙儿,一边叹道。    沐华乖巧吃着点心,并不做声答话。他是原配所出的嫡长子,生母林氏乃巨商之女,秀外慧中,教养出的儿子也是眉目秀雅,知书达理勤勉好学,那两个弟弟却是偏房所生,姨娘孙氏是河北威武镖局镖头之女,读书识字不多,又生就一副泼辣脾气,将两个儿子娇纵得甚是不堪,故此...

风华绝代之代黎篇

  侍应不知在女孩耳边说了句什么,伸手遥指东南方一处,女孩顺着他的手臂看过去,众人也顺着他的手臂看过去,一名年轻男子,东方面孔,白礼服,戴一副金边眼镜,斯斯文文的模样。女孩从那一篮子玫瑰中抽出一支,对年轻男子微微一笑,移步,却往萧佑城所在的方向而来。   真的是往萧佑城所在的方向,甚至在他的座位前停了下来,萧佑城一愣,随即找到了原因,对面的椅子上整整齐齐叠放了...

清穿之乌雅格格 全文+番外【花间意】

   白佳氏又拉了清岚的手,待屋内无人,脸上的担忧再也遮掩不住:“我的儿,这次因着你落水,宫里德妃娘娘恩惠,特准你多修养一个月,以后,还不知道你会指给哪家宗亲?会不会在夫家受气?咱家虽跟德妃娘娘连着远亲,可毕竟关系远了,以前也少有往来,以后未必能指望她的照拂……”白佳氏未说出口的是,听德妃的意思,算着年龄,只有四阿哥,只是也未做的准,便未说出口。    嫁...

哈利波特与火焰杯

   警察从没见过比这更古怪的报告了。一组医生对尸体作了检查,得出的结论是:里德尔一家谁也没有遭到毒药、利器、手枪的伤害,也不是被闷死或勒死的。实际上(报告以一种明显困惑的口气接着写道),里德尔一家三口看上去都很健康——只除了一点,他们都断了气儿。医生们倒是注意到(似乎他们决意要在尸体上找出点儿不对劲的地方),里德尔家的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一种惊恐的表情——可是正如已经...

大叔御狼战

   低头看着手上的手套,它已经不再会有那第一次戴上时闪着夺目的亮光,经过了十年光阴的洗礼,让那夺目的亮光逐渐暗淡了下去,留给自己的却是那包裹在里面完好无损的手。    慢慢的褪去那失去光泽的手套,露出的是一双白皙嫩滑的手,然后用那双白皙的手慢慢的抚上自己的脸,十年不见阳光的脸好像有点粗糙,想着以后是不是该保养下,而后脸上又为自己刚才的想法露出了自嘲般...

戏梦(鲜网np版+番外合集)

  “嘻嘻,你长得好漂亮。”好不容易梦到一个美人,把握机会先占点便宜再说。   我翻身下了床,蹲在汉青的面前和他平视:“汉青你是男的还是女的?”   他惶恐地看著我,点点头,又摇摇头。   我有点摸不著头脑:“干嘛又点头又摇头?难道你不男不女?”   汉青的眼睛是水汪汪的,看到这样黑白分明的一双眼,一下子明白书上说的剪水双瞳是什麽样子了。  ...

《sci谜案集》第三部

   “就是在城南那里……”    赵虎的话没说完,就听到耳机里传来了白玉堂的声音,“马汉,虎子,朝你们那儿去了。”       两人听到后,立刻严肃了起来,赵虎将半个冰激凌给了路过的一个小男孩,拍了他屁股一把,“快跑。”    小男孩儿真的就屁颠颠跑了。    两人分开到超市大门的两头,在这种闹市区抓人很麻烦,那黄狼没...

清宫升职记

   从混沌中醒来,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少女的床前。    少女躺在床上出气多、入气少,同屋的人还在呼呼大睡。不过这些人的睡姿倒是整齐,一律侧卧。正疑惑着,发现一个淡淡的影子从少女的身体中析出,渐渐清晰,可不正是这少女么!    只见她似是哀怨、又似是解脱的笑着,朝唐果微微一福,慢慢的消失了。    还来不及做点反应,唐果就被巨大的...

离婚后,继续暧昧

   从中午到下午五点,他一直在回忆两人生活的点滴。最后,他弯下腰,捡起纸团,把它抚平。       该来的总归要来,舍不得又能改变什么?       肖杨拿起手机,拨了号码,“晓然,晚上我们在蓝色多瑙河见面。”       “ 嗯。”她低低地回应。       姜晓然坐在熟悉的位置,有些恍惚。仿...

重生之破茧

   陆子桑,今年25岁,有着令人羡慕的美貌外表和稳定的工作,父亲是一家大型国企的总工程师,母亲则是同一单位的会计,而自己的老公也算是自己的初恋,那个男孩从初中就和陆子桑认识,但是两人直到大学才确定关系,男友家境殷实,大学毕业以后就帮着自己的父亲打理家中的生意,两家人决定在今年国庆举行婚礼。老公家中为了方便未来媳妇上下班还特意在陆子桑工作的附近地段购买了一套三室...

清韵楚楚(清穿

   楚楚抽噎着点点头,这碗没什么滋味的面,却直烫她的心窝。吃完悄悄打量了自己一下,见自己衣服已经换成了碎兰花的掩襟袄裤,暗暗琢磨这难道就是书上说的穿越,看自己这意思,十有八九是整个穿来的,随手摸摸自己齐腰的长发,暗想自己怎么交代自己的身世呢,实话说两个老人肯定不信,若是谎言觉得不太好,不若半真半假的说,也好有个栖身之所。       想到此,抬...

银翼猎手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凌毅的车终于驶进来,停在屋前。卫天宇立刻冲出门去,奔到车前,看到父母一人抱着一个男孩从车里出来。   两个孩子长得一模一样,眉眼精致,肌肤柔嫩白皙,小身板修长匀称,才两岁半的年纪,亮晶晶的眼睛里却总有一股奇特的洞察世事的灵光闪动,让人一见便叹为观止,喜爱不已。   看到卫天宇,两个孩子一起笑了起来,眉眼弯弯,薄唇上扬,露出刚长出...

还珠之交锋

   为什么?就算是虚构的,自己也要跟正史上的爱新觉罗•永璂一般的惨淡收场?    来到了这个世界,他有了想要用心去疼爱的妹妹,佳佳温暖的笑容与无理的撒娇是他唯一的阳光,可是,这样的幸福也被剥夺了,两年前,因为一场事故,他的佳佳为了替他挡子弹香消玉损…从那一天开始,他的整个世界就只剩回忆与黑暗了…    还在恍惚中,突然听到一声枪响,胸口一阵剧...

邪神之宠

   威尔冷冷瞪着她,开始动手解开自己的衣扣,他的枪刚才已经被缴了,这些东西看来对他很放心……    他把上衣脱下来,周围的吟唱声一浪高过一浪,吵得他脑袋发昏,他的眼色瞄到一个离他最近的长须状怪物,他刚才准备遵从女祭司的指令帮他脱衣服,现在在就近监视他。    威尔微微后退一步,一转身,猛地扣住那个怪物的脖子,从腰后拿出他的追踪者刀,刀刃架在...

那年君至

  “这都不明白,就是说,这种人不好追,他们心里根本没有早恋这种东西。”   说话间,宋知沐进了教室,苏林鹿见到赶忙低下头,慌乱的打开了书,整张脸埋在书里。   宋知沐回到座位上后,夏伊在一旁啧啧啧的直叹气:“瞧把你慌得,人家根本就没看你一眼。”   苏林鹿气哄哄的朝夏伊翻了白眼:“我高兴,我乐意,你管得着。”   其实一开始的相遇,只是让苏林...

末世穿越:霸道军长独宠妻

  原主的三天回门儿时候。和自己妈妈反应了,妈妈劝她忍忍分家就好了。   原主妈妈劝她早点儿回去。然后原组主赶天黑之前就回家了,就门才发现大家居然在吃饺子。   愿主很是纳闷儿,自己在的时候就清汤寡水。自己回门时候,大家居然吃上饺子了。因为喜欢宋毅原主也没说什么。   大家看她回来也很是郁闷,因为因为她很能吃,就想趁她不在的时候打打牙祭。有没有多...

佞臣

  严嵩最终落得个晚景凄凉,潦倒饿死。   其子严世蕃被斩首。   自己作为严嵩的亲哥哥,结局也应该好不到哪里去。   对此,严衡感到很苦恼,他看着眼前这个头顶只有一小撮毛,白白胖胖的小孩。   只想告诉他以后不要做官,更不要做首辅,要做就做个好官。   眼前这个小孩就是严嵩,不过是才五岁的严嵩。   晶莹剔透的眼眸中只有天...

悍夫想吃窝边草

  男人盯着她,目光研判:“字面意思。”   陶安宁不甘示弱的迎视,可男人的眼神像某种有重量的实物,会压迫人。   “我哥说他一直都是跟着你混的。”陶安宁说:“他这次进去也是为了替你扛事,他说只要告诉你我侄子的事情,你就会把钱给我。”   男人突然问:“你侄子?”   陶安宁点头。   男人往前走了两步,陶安宁下意识想要往后退,后背紧紧的贴...

恶兄在身边(耽美)

      但是,各位看官,不管您是失望还是被勾起了兴趣,这篇文章的感情主线却并不是这一对情侣。下面要说的,才是真正的主角。       名震天下的慕容龙策,还有一位从没有人见过的同父异母的弟弟,这位公子深居简出,虽已到了双十年龄,却从未出过大门,甚至连低等的仆人都没见过这位神秘的二公子。       这位公子的母亲,乃...

天仙问道

  第011章 符咒伏鬼   **&**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锦********绣********庄********园********...

末世重生之低调种田

   学着别人在顶楼设了一个丑丑的蓄水箱之后,林楠想了想又再屋顶上铺了一层太阳能发电板。    水电无忧之后,林楠就开始忙活屯粮的事情了。    林楠知道末世爆发一年之后y市安全基地就趋于稳定了,一个手脚齐全的人只要能够吃苦每天还是能够赚取足够的积分换一天的口粮。所以林楠打算囤积个足够三五年时间的物资,然后靠种菜卖菜在基地里...

《情深你妹,雨蒙你大爷》

   浅绿到近白色的背景下,轻快的音乐的响起,妮娜的设计被一一展示出来,不同的绿,不同材质,不同款式的服装穿在不同气质的模特身上,是那么的合适,那么的妥帖,现场一片闪关灯闪烁,发布会结束,妮娜出来鞠躬的时候,场内掌声如雷,浩玉骄傲的点点头,妮娜不愧是自己引以为荣的学生。    跟男伴说了一声之后,浩玉走向化妆间准备去补妆,发布会后还有个小型的宴会,所以...

[火影]团扇拯救计划

   小樱    “!你怎么还没有起床!上学就要迟到了呢!”    就在莉磨昏昏欲睡的时候,被子突然被掀开了,刺眼的阳光让她暂时不能完全睁开眼睛,只能微微虚着眸子,朝站在自己床边上那个粉色头发的中年女子身上望去,一目茫然。    上学?现在还是白天吧?小樱?那是谁?面前这个女人在和我说话吗?    莉磨懵了。   ...

万界小记者

  看着桌子上的杯子,意念一动,杯子过来!   “唰”杯子飞向李志的手!哈哈,真好玩!李志玩的不亦乐乎,让屋子里的东西都飞来飞去,过一会,突然感觉一阵眩晕,恶心   “遭了,精神力估计消耗过度”   李志不敢再乱用精神力了,刚才那阵眩晕恶心,之后头像针扎一般疼,恢复好一会,才缓解!   恢复后李志才出门去吃饭,到食堂点了一份套餐,美美的吃过一...

都市真仙

   成标嘿嘿一笑,说道:“龙哥,没用有,兄弟们出来混为的是什么,不就是图个逍遥自在,能有钱花能有妞泡吗,谁能让他们过好日子,他们就认谁做老大。”    “你们将来会后悔的。”龙哥说道。    成标说道:“后不后悔那是以后的事,混江湖本来就是刀尖上讨生活,生生死死都是平常事,重要的是咱们活着的时候能快活。”    ...

农家多闲事

  沈忠原本是不舍得沈团团做这些个活计的,但是一想到自家的如今的状况,也只得长叹一口气。原本他媳妇还在世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盘算好了,等着沈团团大一点儿就给说一门城里的亲事,想来凭着他闺女出色的样貌,说到城中的普通人家应该也不是难事。但是没有想到,变化来得那么快,先是梅氏难产去了,这个家交到他的手上,竟是快要入不敷出了。   思及此,沈忠又是一声长叹。  &nb...

法师维迦

  维迦用尽吃奶的力气踮起脚尖,勉强能透过www.ieyue.com高的打饭窗口看到了今晚的菜色,稚嫩的手吃力的指向叫不出名字的两素一荤,每当这个时候在食堂工作的中年妇女都会心疼的给维迦打上比别人更足量的饭菜。   “真是作孽啊。”   “帝国居然将这么小的孩子送上战场。”   “每次看到这孩子我就忍不住想起我家13岁的特鲁。”   维迦听着议论声,稚嫩的脸上...

同居时代:一屋二夫

   他长发飘逸,剑眉凤眼,身段潇洒,美丽耀目一如往昔。    是他!他居然回来了!众人几乎不敢相信。    学校里的风云人物,所有师生的焦点,三剑侠之首。在失踪多年后的今天,刑慧君的丧礼上突然出现!    沈圣祺浑身一颤,嘴唇轻动,以微弱得听不见的声音吐出:「伊毅......」    ◇◆◇ ◇◆◇ ◇◆◇    伊毅...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

   我就愣愣的站着看凉生哭。    他转身,眼睛红红的,他说,有什么好看的啊?    我撇撇嘴巴,像条小鱼一样钻回被窝,挨到母亲身边,我说,妈妈,是不是城里人哭的感觉比吃糖块还幸福呢?    幸福是我学会的第一个词语,但母亲并没因此表扬我,她给我盖好被子,说,姜生,你记住,凉生是你哥!不是什么城里人!以后不能胡说,你一定要记住,...

205信箱

   尹心玥停下动作,抬起头,将他轻轻拉进怀里:“延延,”她低声说:“爸爸以后不跟我们一块儿住了。”那是一九八五年冬天,许延四岁。    许刚离开以后的日子,在许延的记忆里,是一张无声无息的老照片。白天在幼儿园里还好,可以跟小朋友们尽情玩耍,晚上到家,却冷冷清清。再也听不到爸爸爽朗的大嗓门,再没有一双有力的臂膀将他一把举过头顶放到宽肩上,或者用硬硬的须根扎...

我变成了女人

   我不得不佩服我的机智:“哦,纪景文他正在洗澡~”    管昭那头顿了顿,声音平静:“那么你是?”    “我?”我娇媚一笑,“我是他女朋友……”    管昭那边停了很久没说话,然后便粗暴的挂断了。    这小子怎么回事儿?    后来我仔细想了想,管昭这厮长的也算是一表人才,但...

太监

  "姐姐这里的花开的真好,妹妹们羡慕死了,果然是凤凰祥瑞地,就连这些花草,竟然也开的比别处都要艳丽。"柔媚的声音中虽是赞美,却也隐隐露出一丝不甘。   晴妃轻轻一笑:"妹妹说笑了,什麽凤凰祥瑞地,皇宫中除了给皇后娘娘居住的柔情宫院,还有哪一处配称凤凰祥瑞地的呢?"说是如此说,但晴妃美艳的脸孔上却难以掩饰自得的笑容,也难怪,皇上没有立后,也没有立皇贵妃和贵妃,在这...

残酷的公平

   可是为什么我的死相要这么难看?方敏敏好歹还能留下完好无损的脸,可是我呢?估计整个脸已经是一团浆糊了吧,他们要想辨识我只能靠DNA了。    我真的太幼稚了,老板想要做的事,又有哪一件是做不到的呢?为了杀掉我,老板一定设下了好几重保险,方敏敏是第一个,那个躲在暗处的狙击手是第二个,如果我侥幸躲过了他的子弹,后面肯定还有第三个、第四个,说不定连我计划的...

不满足

  「所以说……妳喜欢我?」       台北某校园的一角,一名身材颀长、容貌英俊的男人,微微瞇起一双狭长好看的眼,审视着站在他面前的娇小女孩。       她不是个漂亮的女孩。       林贞兰的五官平面,没有上妆的脸庞教人印象模糊,身高目测大约在一五五到一五八中间,体重……不知道有没有四十?     &...

皇裔巨星

   夏弥亚,还有半年就满18岁,中国国籍,日本东京星华大学金融系留学生,是一名中雅混血,妈妈是雅恩(注:本书杜撰的国家名,如有雷同,作者改文)人,父亲是中国人,在她15岁的时候,因为一场车祸,父亲去世,母亲也成为植物人,一直都在日本疗养。    在上面还有一个姐姐,叫夏曼罗,为了照顾在日本疗养的妈妈,来到日本工作,现在在给大昭传媒株式会社做职业经理人,工...

重生之珠光宝鉴

  古董界的鉴定大师,赌石界的翡翠王,考古界的天纵奇才,商场上的高傲女神……   凭借着超凡的异能,苗函嫣再度走向传奇。   只是这个男人是怎么回事?女神撇撇嘴:“自恋是病,得治!”   ☆、第一章 头破血流       脑袋一阵阵剧痛,苗函嫣回忆着飞机失事前的情景,爆炸只是一瞬间的事儿,难道她没有死吗,这怎么可能?    ...

在那np盛开的地方

   雷劈她的是上清界某大仙,指着她直乎:“有伤风化。”四个大字。    程某人不服,回道:“不想我YY各色美男就先给我一个普通的男人凑和着过日子啊,弄得我都快三十了还是个处儿,说出去都觉得丢人。”捂脸,她说出来了,真的好丢人!    大仙一挥袍袖道:“既然你那么想要男人就去你所写的世界中去吧,至于你是找一个还是找几个随意。”    程某...

秦歌【蹲在,墙角】

   少子胡亥,丞相李斯,内侍赵高三人为一己之私私扣诏书,篡改遗诏,逼死扶苏,陷害大将蒙恬,蒙毅,窃取皇位。       然扶苏到死也没有了解到一个父亲的苦心,手握大秦三分之二兵力却不敢回朝质问原由。他永远也不会知道当嬴政得知他在战场上身先士卒带兵大败匈奴,受到百姓推崇和爱戴后的高兴与骄傲。       试想如果这位包容天下黎...

浮色

   他可是唯一一个不是靠“东方武术”打入好莱坞的华人演员。    已经不再是青春偶像的白意涵,脸上没有任何岁月留下的痕迹,五官的轮廓犹如薄雾中的远山,越是靠近越是惊讶于他恰到好处的起伏。眉眼轻抬,便是长风万里送秋雁,所有的浮华绚烂在他的身后黯然失色。    未上妆之前已经如此令人心动,化妆师还有什么可以发挥的余地?  &n...

带着主角躲剧情

   这不是幻觉,鸿渊周身结界当真破裂了!    “这不可能!”他怒吼着,却被噬灵剑穿过丹田,元婴如同破了个洞,即将爆发的力量就从裂口处倾泻而出,鸿渊自爆的打算破灭了。    君凌宇浑身灵力几乎被抽尽,但他仍然笑着,将噬灵剑捅得更深:“鸿渊!我便再送你一程!”    鸿渊老祖的脸僵硬在扭曲而惊恐的表情之上,接着...

艳少的百日新娘:无赖少奶奶

   随后,便看到穿着一身红如火的妖艳女子薄宠儿下车,反手,关门,踩着高跟鞋,迈着优雅的步子,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席简靳,向着婚礼走了过来。    席简靳的神色微凝。    薄宠儿笑而不语,略微嘲讽的目光落在了一旁新娘韩茹伊的脸上,目光带着挑衅,一步一步的走进了他们。    “请问,在场的所有人,有人反对这两位新人的结合吗?”  &nb...

大清管家婆

   展颜微微勾起唇角,这个便宜爹爹倒是个好人,看样子自家都穷的快揭不开锅了,对那个明显不属于自己家人的人,还这么体贴周到,也不看看人家的穿着,虽然只是个伺候人的,却比他们这些人强了百倍不止。下人的衣着尚且如此,主人家的身份肯定是非富即贵了。    “姐,别怕,我就在你身边……”床上的人终于有了一丝反应,模模糊糊说了这么句话。展颜呆了下,这语气,和展烨完全...

九岁小凤帝(完结)

   她面向门口,正在等候着那位什么圆通大师,在她的左边身侧,还垂手恭敬地站着一位身着罗裙的妇女,应该就是此女子口中的奶娘。    门口刚刚跨进来的那位身着大袖僧袍的瘦高个和尚,应该就是圆通大师了吧!    千舞正在眯着眼睛打量他们,突然发现圆通的一双利眸扫了过来,她赶紧闭上眼睛,继续“装死”。    好利的一双眼!似乎天下万事亦逃...

黑色豪情之与狼共吻

   沈墨。    表演获得了巨大成功,当所有人都起立为这个华人小提琴家鼓励喝彩的时候,主角沈墨沈首席却匆匆忙忙下了舞台,连身上的表演礼服都没来得及换就匆匆坐了专机赶往美国,他要赶在今晚的十二点之前把自己表演前一晚通宵做出来的蛋糕送到自己最爱的男人——陆锦扬手里。    飞机上,沈墨由始自终都抱着手里的盒子,双手一刻都没放开过,就好像是里面放...

哥,你养我!【颜絮】

   “而且你们是兄妹嗳,有什么好亲的!”下课后,大家围在我身边,笑得贼兮兮。    我据理力争:“不会啊!我们每天晚上都有晚安吻的!”    “难道你们还睡在一起哦!”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一脸好奇。    我眨了眨眼睛:“对……对啊。”    立刻,教室里笑声一片:“你多大了还要哥哥抱,羞羞羞!!”说着冲我做鬼脸。    ...

灵草师

   至于蔷薇夫人的态度亚度尼斯一点都不在乎,感谢上天给了他前世的记忆---属于地球少年包少泽的记忆!包少泽别的优点不明显,只有一点----他非常能认清事实,明白什么时候要放下不切实际的奢望。       况且诺尔家族在物质上也没有亏待他,只是不亲近而已。这很自然,亚度尼斯不以为然的想,毕竟自己并不是蔷薇夫人夫妇亲生的,换句话说他根本就不是诺尔家族的子...

兽人之雅蠛蝶【落花浅笑】

   一条比她的腰还粗的黄褐色触手,此刻正隔着她湿淋淋的白色连衣裙,紧紧地缠绕在她的腰肢上。       “啊——!救命啊,有妖怪!你们快救救我啊——!”       看到身后那只不算触手直径也有三米的庞大章鱼,雅蠛蝶立马发出一阵响彻云霄的尖叫,拼命地挥舞着双手,朝面前的裸/男们求教。       可谁料,裸/男们居...

春来湖水绿如蓝bl

   沈赢秋并不是一个傻子,每每想到这其中的蹊跷,就很有些咬牙切齿的感觉,行为上自然也开始放肆起来。    花开并蒂,各表一支。这边,库房的小厮将鸂鶒木的下落禀报上去,李夕持浓眉一锁,便冷冷地发落道:“既然是偷盗了薪炭取暖之物,那就罚他们过一整个寒冬。”    他并没有说明细责,但属下的处罚也可算是狠毒:竟然命燕染将夹有棉絮的冬衣拿出来...

Warning: time() expects exactly 0 parameters, 1 given in /data/web/ieyue.com/wp-content/themes/Ality/inc/hack.php on line 58